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老夫喜作黄昏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

 
 
 

日志

 
 

我的老师-仇焕香〔原创〕  

2010-07-12 19:03:5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仇焕香先生是我进入北京六十五中认识和熟悉的第一位老师。他是我们高六七届高一一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高二虽然不再兼班主任了,但仍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仇先生一九一七年生于北京顺义,毕业于北大文学院国文系,而后一直从事教育事业,在平凡的教师岗位上度过了几十个春秋,接教我们时已近知天命之年,有丰富的教学经验,是那时为数不多的二级教师。由于当时特定的政治环境,出身于地主家庭的仇先生谨小慎微,且又是个不爱炫耀自己的人,再加上年龄的差距,他极少和我们谈论自己的过去和家庭,我们对他的历史几乎是一无所知。其实,仇先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据当代著名诗人邵燕祥讲,他在汇文中学读书时,仇先生也是他的语文老师,后来他考入北大后,才得知仇先生在北大读书时,曾是北大诗歌会七子之一。

仇先生平时总是衣冠整洁,为人师表,很注意自己的形象,想必年轻的时候也一定是个风流倜傥的帅哥。初次见面,他就留给我深刻的印象:一是姓氏比较特殊,二是名字像个女人,三是不管任何时间地点都戴着墨镜。后来他给我们解释过,名字是因为按宗族家谱排只能是这两个字,无法更改,也因这个女人名,他上学时闹过不少笑话;戴墨镜,是因为他上大学时,喜欢打篮球,不小心把眼睛碰坏了。他知识渊博,讲起课来条条有序,层次分明,重点突出,悠扬顿挫,很吸引人。他给我们讲鲁迅的《药》,讲到老栓在刑场看侩子手屠杀革命志士时,情不自禁地在讲台上表演起来,把鲁迅的描述形象逼真、惟妙惟肖的演绎出来,加深了我们对鲁迅小说的理解。课后,同学们都开玩笑的议论:仇先生比侩子手还“侩子手”。可见他的课给大家印象之深。成语“手舞足蹈”,他讲就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并把四个动作边讲边比划出来,让我们一下子就体会到那种兴高采烈的样子。几十年时间,凡事如过眼烟云,可我只要一见到这个成语,眼前总会浮现出仇先生当年那种神态动作。可见先生讲课之功力!

由于我喜爱文学,经常向他请教文学上的问题,所以他比较赏识我,我们之间有一层比一般师生更深厚的忘年友情。每次,我问他答,古今中外,滔滔不绝,总有说不尽的话题。间或,我也会“初生牛犊不怕虎”,反驳他的看法,甚至和他争论,他总是心平气和地和我探讨,直到取得共同的见解。对于我的不恭,先生从不计较,倒反而很赞赏我。每次交流都让我受益匪浅,可谓得益终生。记得当时我对古典诗词很感兴趣,课外经常翻阅古诗词,当遇到一些生僻的一般的字典无法查到的字词时,便写在字条上交给他,第二天他就会回复我,把这些字词的读音、出处、解释一一写明。看着那工工整整、一丝不苟的字,我心里总是有一股暖流。先生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差不多一年时间内都在不厌其烦地为我去做这种烦琐细小的事,而且总那么认真,至今想起来仍为先生诲人不倦的师德折服和感动。深情,就融入在这细小的行动中。

文革开始了,仇先生理所当然的受到了冲击,成了“反动学术权威”,被剥夺了教书的权利。好在他平时工作生活比较正派,凡事不锋芒毕露,慎终如始,所以在学校里虽然也被贴过大字报,受到过批判,但除了出身不好,也确实找不出别的什么“反动”言论,因而没有受太大的罪。不过据说他的家被别的学校的红卫兵抄过,师母因为是另一个学校的当权派,受到的冲击就远远胜过他了。那些事,他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我也不便问,详情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

一九六八年底,我去陕北插队,临行前,他悄悄地把一个用报纸包好的厚厚的包交给我,说是送给我的礼物,并鼓励我好好干,不要自暴自弃,前途一定会有。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套线装石刻版的古书---《李太白全集》,古色古香,非常精致,就是现在拿出来,也是很珍贵的。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在那个结婚送礼都要送红宝书的年代、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先生却送给我一套属于“封资修”一类的古书,感动之余,也深深佩服先生的勇气和对我的信任、了解、期待和良苦用心!从此以后,这套书一直伴随着我,下乡、进厂,从没离开过。无论是在荒漠的陕北高原上,还是在陕南的深山密谷里,每到夜深人静时,翻开这套书,闻着那清淡的书墨香,我眼前总是浮现着先生的亲切笑语,耳边总是回响着先生的谆谆教诲。可惜的是,我的这个珍爱,后来无故丢失了,至今仍让我心疼、懊悔不已。

岁月流逝,光阴如梭。离开学校,远离北京,我再也没有回过母校,也就再也没有机会见过我的恩师仇先生,只是偶尔听到过一些有关他的消息,知道他又重新走上讲台,继续他的教师生涯,直至退休。一九九八年六月五日,仇先生走完了平凡的一生,享年八十七岁。阴阳两重天,无缘再叙谈;花开花落时,音容浮眼前。老师,您是我永远的怀念。

同学少年,往事如风,蓦然回首,已近黄昏。当年风华正茂的我们,如今已是白发苍苍,比仇先生执教我们时的年龄都大了。如果先生还在世,师生团聚,“执手相看泪眼”,他一定会有许多感慨。仇先生不是圣人,也不算名人,他只是一个真实的普通人。九泉之下,我相信他不需要我们为他歌功颂德,也无需我们为他涂脂抹粉。我们献给先生的,也只是那种铭心的记忆和温馨的怀念。古人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老师的恩情是永远不能忘记的。岁月无情,师恩永恒!

如果有来生,仇先生,您还当老师,我们仍然做你的学生!

 

附记:

母校校庆,同学们嘱余作文缅怀尊师,遂遵命草就此文。春去秋来,几度寒暑,岁月蹉跎,年华虚度,碌碌无为,愧对恩师。谨以拙文,聊表心意。

 

 

  评论这张
 
阅读(2212)| 评论(1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