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老夫喜作黄昏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

 
 
 

日志

 
 

贾宝玉也搞"同性恋情"?  

2009-05-27 23:48:21|  分类: 读红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宝玉也搞“同性恋情”

贾宝玉也搞“同性恋情”吗?答案也应该是肯定的,主要体现在他和秦钟、蒋玉菡、柳湘莲三个男人之间不一般的关系上。

贾宝玉最为亲密的男性朋友非秦钟莫属。从第七回两人一见面,便各自胡思乱想,相互喜欢上了,以后,更是同来同往,同起同坐,亲密无间,以至顽童闹私塾时,一向斯文的贾宝玉也为秦钟而大打出手。第十五回,秦钟得趣馒头庵,让宝玉撞散。秦钟央求宝玉:“你只别嚷的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你。”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的算帐。”紧接着作者写了这样几句耐人寻味的话:“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帐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篡创。”作者这段话,“偏生含蓄不吐,可谓细针密缝”(脂批),绝非闲话,实际上正是在暗示两人之间的“同性关系”。否则,何必虚晃一枪,破费笔墨,谓“此系疑案,不敢篡创”?故弄玄机,非曹雪芹之所为也。

贾宝玉与蒋玉菡之间也是很暧昧的。第二十八回,两人初次见面,借口解手,跑到无人处,宝玉“见他(蒋玉菡)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赠与玉诀扇坠。蒋玉菡解下自己的裤腰带(汗巾)回赠:“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并亲口索要贾宝玉的裤腰带:“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宝玉那条裤腰带本是袭人的,给了蒋玉菡,这是后来袭人嫁给蒋玉菡的伏笔。但两个男人初次见面竟互赠自己的贴身物品裤腰带,微妙暧昧,就不能不让人生奇了。至于那个柳湘莲,本是个“眠花卧柳”,“无所不为”之人,和秦钟一路货色,三人的关系,用庚辰批注的话说,“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也。柳湘莲远归重见宝玉,“二人相会,如鱼得水。”寥寥数言,岂是描叙好朋友之间关系的用语。个中奥秘,不言而喻。

其实,在贾宝玉眼里,“同性恋情”是很正常的。在从芳官口中得知“假凤虚凰”的恋情之后,宝玉不仅不怪,倒“独合了他的呆性,不觉又是欢喜,又是悲叹,又是称奇道绝”。有此观念,有所行动也就不怪了。

当然,有人对此持反对意见。是与否,各位有兴趣的看官自可去解读分辨。点到为止,不必赘叙。问题在于曹雪芹为什么要写这些?这样写有损于贾宝玉的形象吗?

《韩非子·说难》:“昔者弥子暇有宠于卫君......与君游于果子园,食桃而甘,不尽,以其半啖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味以啖寡人。’”这就是成语“断袖分桃”之来历。还有“断袖之宠”,《汉书·董贤传》:“上欲起,贤未觉,不欲动贤,乃断袖而起。”等等。可见,同性恋情,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中国古代即有之,并被称之为“断袖”。

《红楼梦》产生于乾隆年间,中国封建社会已到暮年,满清入关也已一、二百年。当年英勇善战的八旗兵的后代—“八旗子弟”,早已同化堕落,成为无所作为的新一代贵族纨绔子弟。一个没落的阶级带给社会的,必然是腐朽风气。这些贵族公子哥们吃喝玩乐,骄奢淫逸,寻求刺激,无所不为。《红楼梦》几次提到专供薛蟠这些纨绔子弟们淫乐的“娈童”。所谓“娈童”,实际上就是公开或半公开的提供性服务的男童。当时还有像蒋玉菡那样被贵族包养起来的“戏子”。社会职务的存在,是由社会需要而确定的。既然当时已经有了“娈童”“戏子”等专职,其社会风气可见一斑。

曹雪芹是一个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他的笔锋触及到社会的各个层面,上至宫廷王府国戚贵族,下到市井杂院三教九流,所以《红楼梦》当之无愧地成为“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毫无疑问,像“娈童”这种在当时贵族阶层比较盛行的社会现象,必然会在他的笔下得到真实的反映。一个小小的社会侧面,也是没落社会的一个缩影。从《红楼梦》中也可以看出,曹雪芹是把“同性恋情”作为一种正常的感情来描写的。这大概与他的身世有关,毕竟也是从一个封建贵族家庭中走出来的人,似乎对这类事情司空见惯、习以为常,避而不屑,倒反显异常了。

贾宝玉虽然是封建专制制度的一个叛逆,但他的身上不可避免地会带着从封建家族脱胎而来的纨绔子弟烙印。作为封建家庭里的一个宠儿,在罪恶腐败的生活环境中生长,耳濡目染,公子哥儿的恶劣习气和腐朽观念,他也不可能没有。他对下人尤其是女孩们一般是温存和顺的,但也责骂踢打过丫头;他和袭人有苟且行为,并把袭人当成了实际上的妾;他和秦钟之流的暧昧关系,等等,充分展示了贾宝玉多重的矛盾性格。同时,也应看到,贾宝玉一如现实中的人,他的性格也是在不断发展着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现实的教训,贾宝玉逐渐认识到了纯洁与腐朽的区分,腐朽没落的行为慢慢减少,并最终划清了界限,走上了叛逆之路。所以,曹雪芹笔下所写贾宝玉的腐朽邪恶习性,真实自然,既不能抹煞,也无须掩饰,如果他出污泥而不染,洁身自好,倒不成其为“贾宝玉”了。曹雪芹的现实主义艺术也就要打个问号了。惟其如此,贾宝玉的形象才显得真实可信而具有典型意义。

顺便一提,此组三篇短文的本意,只针对《红楼梦》而言,决不意味着在赞赏或提倡什么。宽容不等于赞同,理解不等于支持,各位看官,请不要曲解我的文意。

  评论这张
 
阅读(1826)|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