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老夫喜作黄昏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

 
 
 

日志

 
 

黛玉与宝钗谁更美  

2008-09-27 19:57:31|  分类: 读红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黛玉、宝钗,是曹雪芹笔下一对有着各自不同的个性、不同的风采而相并照映的美少女:一个是官僚家族的孤女,一个是皇家大商的千金;一个俊美聪慧,一个美艳博学;一个多愁善感,一个豁达凝重;一个率直多情,一个深沉含蓄;一个目下无尘,一个善得人缘;“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暇”……。自《红楼梦》问世以来,这两个人物的好坏、高下,爱憎,一直是读者谈论争辩的话题。当时,就有人为她们“遂相龃龉,几挥老拳”了。现在,争论依然如故。其实,这可能并非曹雪芹的本意。

《红楼梦》第五回,“金陵十二钗正册”,实则只有十一幅图,他人都是一人一幅,惟独黛玉宝钗合一幅;“红楼梦”曲去掉引子和尾声,十二支曲正对十二钗,而第一支《终身误》和第二支《枉凝眉》亦非各单写黛玉或宝钗,却是都既写黛玉,又写宝钗,与其余各曲只写一人又有别。“可叹停机德!谁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这首判词,头两句是钗前黛后,后两句却又变成黛前钗后。从曹雪芹这种苦心的、刻意的、对等的安排和描写来看,你能分出黛玉、宝钗地位的高下、先后吗?脂砚斋也有“钗黛合一”之说:“钗、玉名虽两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二人合而为一”。“怀金悼玉”,更体现了曹雪芹对钗、黛两人有着同等的思念感情。

曹雪芹笔下的薛宝钗,几乎是一个完美的道德典范,是“山中高士晶莹雪”,是“美玉无暇”。她气质不凡,上等品貌,良好教养,端庄大方,举止幽雅,知书达理,博学多才。她才华超众,知识广泛,对文学、艺术、历史、医学以及诸子百家、佛学经典都有很深的造脂;对艺术创作、诗歌写作都有独到的见解,是全书中堪称独一无二的知识渊博之才。她还有独特的人格魅力,处事周到,办事公平,关心别人,体贴下人,不但黛玉、湘云等人,就是那个心地鬼祟、嫉恨满怀的赵姨娘也惟独对她怀有衷心的赞美。如果从世俗的眼光、从庸俗的个人倾慕心理出发,无论封建时代还是现在,宝钗都堪称贤惠可人。所以,有人不喜欢黛玉而崇尚宝钗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有朋友就曾和我说,黛玉可恋但不可娶,宝钗才可能是一个“贤妻良母”。

道德是有阶级和时代性的。超阶级、超时代的道德观只是海市蜃楼。宝钗作为封建专制下的“道德典范”,她的道德观就必然深深地刻着那个时代的烙印。否则,她就不是真实的“我”了。曹雪芹不愧为一个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家,尽管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他对宝钗的赞赏,然而他还是严格遵循现实生活,看似不经意实则入木三分地揭示出宝钗的另一面—道德光环下的美丽躯壳里,是一颗深受封建礼教毒害侵淫的扭曲心灵。宝钗是一个彻头彻尾、忠诚的封建礼教“守道者”和“卫道者”,当然,实际上也是个受害者。

作为“卫道者”,她尽力为封建礼教摇旗呐喊,不仅多次规劝宝玉,对黛玉、湘云等人也是得机便进行封建说教,以至于宝玉反感地说她说的都是“混账话”,“好好的一个清白女子,也学的沽名钓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作为“守道者”,她是自觉以封建礼教循规蹈矩,思维言行、日常生活均不越雷池一步,并且苦苦修炼成博学多才、端庄贤惠的“大家闺秀”,其最终目的是“待选”入宫,去为皇帝老儿服务的,运气好了像元春那样混个嫔妃之类,岂不也耀祖光宗,当“宝二奶奶”只是目标未愿不得已而求次。所以,她无论嫁给谁,都必定是要对方走“仕途经济”、“立身扬名”之道的。她对金钏儿、尤三姐之死反应出的那种冷漠无情;她因无意听到小红和坠儿的私房话怕连累自己而使得“金蝉脱壳”计所表露出来的损人利己;她在猜元妃灯谜时“故意寻思”那种虚伪做作……等等,才是她的庐山真面目。对什么人都好,都不得罪,实际上是对什么人都不好,都没有真正深厚的感情,表面上的谦和实质上的清高,“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正是宝钗“会做人”外衣下的真相—明哲保身、虚伪自私。“任是无情也动人”,冷艳,是宝钗性格的鲜明特征,本质上是利己的封建礼教思想体系则是她的灵魂。

鲁迅先生早就说过,《红楼梦》“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薛宝钗,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她并不是天生的“会做人”,而是因为她所尊奉的封建礼教本质上是虚伪的,因此她也不得不如此,虽然她本人也未必意识到。僵腐的专制教义已经把“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的女子”荼毒到近乎麻木的程度,而这种麻木又是以“端庄”、“豁达”等美丽姿态出现的。高鹗续书的“掉包计”之所以说不符合曹公原意,就是因为这样一来,曹雪芹前八十回费尽心思写宝钗之德效果就适得其反了。实际上,曹雪芹对宝钗既怀着深讽,更多却又怀着赞叹与同情,对她的美丽才华,有很多正面的描写,而对于她的本质一面,却又写得比较含蓄。她虽然没有黛玉那种率真可爱,但又不象王熙凤那般阴险毒辣,是一个既会让一些人憎恶,可又会博得一些人的同情的真实复杂的人物形象。黛玉、宝钗孰美之争由来盖源于此也。两个美人,实质上却是代表两种根本不同的“美”。谁是真正的美?曹雪芹无奈之中还是通过宝玉作出了他最终的选择。

黛玉、宝钗,一个是叛逆者,一个是守道者,是曹雪芹心目中的完美女性的两个半个,“合二而一”,最终组成四个字:“红颜薄命”!叛逆者为封建专制不容,那是黑暗社会的必然,守道者亦为封建专制殉葬,那就只能说明这个社会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这就是黛玉、宝钗这两个人物的典型意义,也正是《红楼梦》的深刻性!

  评论这张
 
阅读(1277)|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