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老夫喜作黄昏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

 
 
 

日志

 
 

敲门砖  

2007-11-29 20:07:53|  分类: 书海拾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这是唐朝诗人朱庆余写的一首诗,题目为《近试上张水部》。从诗的内容来看,通俗易懂。新婚之夜,天还未明,新娘就早早起来梳洗打扮,等待天亮到正屋厅去拜见公婆(舅姑),装扮好后,轻轻地问新郎:“我这眉毛画得深浅合适吗?”按当时婚俗,新婚之夜后,这是新娘第一次以儿媳的身份正式拜见公婆,能不能第一眼就获得公婆的喜欢,对新娘来讲,可能事关今后一生的幸福,所以一点儿也不能马虎,连眉毛画的好坏都要重视。短短几句,把新娘那种忐忑不安、小心谨慎的心态刻画地惟妙惟肖。

如果仅仅这样,这首诗也没出奇之处,关键在于题目,《近试上张水部》。张水部即唐朝的著名诗人张籍,曾任水部员外郎,故世称张水部。临近应试,朱庆余写了这首诗献给他。把一个应试人比作待拜见公婆的新娘,那份心态真是同出一辙、十分逼真:“我的文章不知能够合式(能通过考试)吗?”张籍很赏识朱庆余的才华,索要了朱的不少文章,“置之怀袖”,到处向人推荐欣赏。张籍是当时有影响力的一代名人学者,别人见他推荐,自然格外看重朱庆余的文章。于是,朱庆余顺利通过应试,登科及第,成为进士。张籍还写了一首和诗答谢朱庆余:“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沈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这一下,朱庆余更是借名人之名而一举成名,“诗名流于海内”,真的“一曲菱歌敌万金”了。

过去,我一直很欣赏这首诗,把应试人和闺中人联系起来,把新娘比自己,夫婿比张籍,公婆比作主考官,那份复杂的情态和心情,不谓不妙!近日偶读此诗,突然又有了另外一种体会。这不是一首不折不扣描写跑官者献媚的诗吗?为了功名,为了当官,低三下四,奴颜卑膝,哪还顾得上脸面和尊严。看来,投机钻营的跑官者并非现在新生,千百年前即有之啊。朱庆余用一首诗当敲门砖而一举成名,手段虽然有点不那么光彩,毕竟还有才华,《全唐诗》里有他的诗集流传后世,用时下好听点的话讲,这姑且算是“自我推荐”吧。不过,那时还真有个非常典型的跑官“诗人”呢。

李白一生虽然没有正经八百儿做过什么朝廷达官,可他的诗名太大,唐朝朝野上下又重诗文,所以谁要和他有点瓜葛,经他品题,便能进士及第。于是和他拉关系走门路的人趋之若骛。有一个叫魏万自称王屋山人者,听说李白在山东浪游,专门由河南跑到山东去拜见他,没想到李白已经游梁园(开封)去了,他又马不停蹄赶回河南,却又听说李白转到江东。魏万不甘心,便追到江东,遍访吴越两地苦苦寻觅李白的踪影。李白游天台回到广陵(扬州),两人才算见了面。李白为他走三千里路来相访所感,认为定是个爱文好古之人,遂赠予一篇送魏万还王屋之《还山诗》。魏万也作了一首《金陵酬李翰林》诗,后来又曾写了一篇《李翰林集序》。这篇序文字并不甚通顺,但明显拉近了和李白的关系。魏万特意提到李白对他的赏识,自称李白夸他将来必定成大名于天下,还曾对他说,成名后不要忘了我和我的儿子明月奴啊。魏万能得到李白如此重视,谁不刮目相看?几年后,他果然进士及第,实现了功名梦。李白是不是对魏万说过那样的话,只有天晓得。反正后来魏万什么成就也没有,《全唐诗》仅存了他的那首《金陵酬李翰林》诗,水准平平。我猜想,要不是依傍李翰林,恐怕连这一首诗也未必能被留存

  评论这张
 
阅读(90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