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老夫喜作黄昏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

 
 
 

日志

 
 

我与集邮  

2006-11-13 11:24:07|  分类: 集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小就喜欢集邮,因为集邮能使我长知识。那一枚枚小小方寸,蕴含了大千世界:政治经济、历史风云、人物春秋、科学经纬、天文地理、山水寺庙、虫鸟花卉……真是包罗五洲、容纳四海。读着这本百科全书的每一页每一张,使我从小就懂得了不少课内课外的知识,在同龄人中,颇有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之佼态。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家搬到北京。我在沙滩附近一所学校上学,离东安门大街中国集邮总公司营业部近在咫尺,放学常常绕点路回家,在营业部转转,耳闻目濡,长了不少集邮知识。那时侯,我主要是收集信销票,同时省下家里给的零花钱买上一些盖销票。这样,经过几年的积累,我的邮票也洋洋可观了。然而,好景不长,不久,一场“史无前例”的动乱便来临了。

“文革”开始后,集邮即被斥为资产阶级文化生活方式,理所应当属于“破四旧”行列。作为“红卫兵”的一员,我为了不背叛自己的“阶级立场”,只能与集邮决裂。可是让我毁掉手中的邮票,的确也于心不忍、难以下手。我实在是糊涂了:马恩列斯、建党建军、遵义会议、建设成就等等,这么好的“革命”内容、这么紧跟时代脉搏的方寸艺术品,怎么能和“封资修”联在一起?其中即使出些“毒草”,也不能一概抹杀、全盘否定么。再说,既然有邮政,要通信,邮票就不可与缺,总不能拿白纸寄信吧?那么,收集邮票就不可能除根灭绝。我苦思良久,仗着自己“根红苗正”,搞了个万全之策:当众销毁了一部分所谓的“毒草”邮票和几大本空邮册,而把大部分邮票用玻璃纸封好,放在几个小硬纸盒里,偷偷藏在家里的小壁橱最里边。这件事我没告诉任何人。这样,我和集邮“绝”了“缘”,和旧意识彻底“决裂”了。

当然,我也挤身过所谓“破四旧”、“抄家”的行列之中,遇到过几户藏邮颇丰的人家。当我的红卫兵战友们把那些珍贵的邮票整本整本地扔进大火中焚烧时,我心里实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是惜?是悲?一言难尽。反正遇到这种情景,我总借机躲开就是。这也算是明哲保身、不昧良心之举吧。动乱之后,便是上山下乡,又进工厂,一晃十几年,集邮在我心中便淡漠如灰了,连自己那次“决裂”留下的“封资修”垃圾也统统忘记了。然而,从小养成的集邮习惯使然,我收到信件,仍会小心地把邮票剪下来,夹在书本里,也算是闲之所至、旧习难改吧。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集邮已经开始复苏了,可我对集邮几乎丧失了信心,也失去了兴趣。有一年我回北京探亲,弟兄们谈起往事,谈起当年我那么多邮票的下落,我才模糊的记起好象在什么地方藏着。于是翻箱倒柜一番折腾。有一天终于从角落里翻出了那几个小纸盒。我打开一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邮票原封不动、完好无损地逞现在眼前,令我喜出望外,欢乐的泪水夺眶而出------。真是幸运,历经浩劫,我又找回了自己心爱的珍宝。我一清点,几乎全部的纪特票都在,所缺无几,虽然大部分是盖销票、信销票,但足以慰我心灵。从此,我的集邮如冲出闸门之大水,一泻千里而不可收,直至今天。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中我无意收留的那堆信销票,后来对照邮票目录一查,几乎包揽了大部分“文革”票,有的竟然好几套复品,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现在想起来,如果我当时不从信封上剪下,留下一堆实寄封该多好。可惜当时自己不懂,留下了一段无奈的惋惜和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111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